《问诊京津冀》:京津冀如何念好“连城诀”?

来源: 京津冀新闻网 2020-10-13 21:39:23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有人说,京津冀是全国路网密度最高、交通运输最繁忙的地区之一,但也是最不均衡的地区之一,河北的高速公路密度仅为北京的1/2、天津的1/3。京津冀三地其实山水相连、血脉相通。数据统计,三地之间每天往返的汽车超过30万辆,而且每年还以10%的速度增长。要想物畅其流、快捷出行,京津冀之间的大小血管就都得通畅。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三地的交通一体化已成为先行领域。不过,看似简单的交通一体化,却遭遇京津冀各自为政的规划建设,不同的利益诉求,成为一块难啃的“骨头”。

  8月15日早晨,河北省香河县王店子村村民王志忠赶到村边的潮白河渡口,把一车菜推上了摆渡船,河对岸就是北京市通州区西集镇尹家河村。

  王志忠:总说修桥,压根没修呢,头好几年就说修桥修桥,现在也没修。

  王志忠告诉记者,因为省际公路上的大桥距离太远,这个渡口已经成为两地村民往来的“要道”,早晚高峰的时候,人车甚至得排队过河。

  王志忠:那不方便,谁来这就等着呗,就是过不去得等着。

  要连好桥就必须先得修一条新路,多少年来,村民们可是没少看到两地相关人员到村子里调研:

  王志忠:你这一跨省、跨界,一是协调的问题,一个是资金,你拿多少钱我拿多少钱,要是北京市一边或者河北省一边的也早就办了这事。

  北京市规划委的工作人员坦承,问题的关键是两地交通规划不能同步。

  工作人员:实际上是时序的问题,时序是指河北有他的想法,比如今年修这个路,而北京在后年再干这条路,所以可能导致他修到边界上,这边连接不上。

  而在河北省三河市一条通往北京的高速公路上,“此路不通”的提示牌也让李先生困惑不已,北京的房子已经近在眼前,却不得不刹车:

  李先生:再往前走已经走不了了,要是通了的话,有个几分钟就到北京了。

  李先生遇到的是河北有名的一条“断头路”——密涿支线高速,这是连接三河市与北京天津的一条快速通道,2011年便已在三河市境内建成通车,可如今向东连不上天津,向西跨不过潮白河,只有在河北境内盘旋。

  河北省交通厅综合规划处邓伟:一共5公里。就是西边是北京,东边是天津,都差这么一点,但是这一点你要是想建,也得对接。你不对接,你修到哪啊,人家说我不往这通,是吧。

  两地协调已属不易,再要让三地步调一致去修路更是难上加难。据统计,河北和京津之间有18条“断头路”和24条“瓶颈路”,包括京昆、京台、京秦等4条“京字”打头的国家级高速,总里程达2300公里;而河北省内各地的断头路更是高达11300公里。

  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告诉记者,“断头路”难修是难在达成共识:

  张国华:道路是城市的基础设施,他的建设资金通常是来自于各级政府的公共财政,这样不同的地区他有不同的财政,这种道路建设的安排上,无论他的规划上还是在他的建设持续上,这样在各级政府之间是缺乏统筹的。

  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表示,打通“断头路”,可以说是京津冀交通纾困的首战:“我们现在讲京津冀一体化,基础就是交通一体化,现在三地都把交通作为协同发展的先行领域。现在正在协商先要把断头路全部打通,估计这些断头路在一两年间就会全部打通。”

  目前,京津冀区域交通一体化领导小组已经成立,未来三地交通建设将在一张地图上完成规划设计。除了公路,公共交通作为和老百姓最息息相关的交通方式,京津冀一体化的进程中如何保障?应该如何协调各地不同的诉求?

  每个工作日的清晨,王佳都要打仗一样挤上817路公交车,从河北燕郊赶往北京城内一家服装设计公司上班。

  王佳:至少是几百人,我等过一次是过了六辆车。有时候如果一堵的话,我可能一个半小时才能到。

  燕郊,与北京通州区隔河相望。30万生活在燕郊、工作在北京的人,眼睁睁地看着北京地铁6号线修到通州东小营站止步,东小营与燕郊就差3公里,这3公里却显得异常遥远。面对“最后三公里之困”,北京也有自己的难处。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说,燕郊巨大人流涌上地铁后,哪里还有通州市民的座位:

  张国华:它会大大的超过他这种正常的地铁的运营规模,那这条线已经他本身在北京这个地区上他已经拥堵不堪了,如果再延伸到这样的地区,这样像它将来的客流的运营组织上难度就更大了。

  同时,北京地铁一直靠市政府巨额财政补贴,目前正在酝酿涨价以应付巨亏。北京地铁通到燕郊,双方资金投入又将如何分配?这都难以破题。

  张国华认为,北京地铁迟迟不能通到燕郊的背后,其实更反映出的是双方对交通一体化利益诉求的差异。

  张国华:我们交通一体化的先行不是独行,如果我们单纯的把它延伸到我们周边的这些地区,如果这些地区它的产业发展不起来,那它就还是一个“睡城”。

  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中,北京的一个最大诉求就是功能疏解河北省交通厅综合规划处邓伟告诉记者,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中,北京的一个最大诉求就是功能疏解,河北提出在张家口、保定、唐山、承德等地建设京津冀区域环线并形成交通枢纽,来疏解北京臃肿的交通枢纽体系,和北京一拍即合:

  邓伟:他说了一个北京的铁路枢纽功能过于集中,也是导致北京交通拥堵,整个区域交通不畅的重要原因,他提了一个环线,跟咱们说的绝对一致的,你和我把规划对上了就能建成。

  京津冀交通一体化,从图纸走向现实,土地和资金是很大的瓶颈。

  河北工业大学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则建议:“我们很多事情是因为首都产生的,既然是首都,就以这个首为切入点,跟中央的财税放在一起,组成一个首都财政,主要是解决因首都而产生出来的一系列问题,包括交通枢纽的贯通、联系的问题。”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