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诊京津冀》北京何时不再成为“全国看病中心”?

来源: 京津冀新闻网 2020-10-13 21:41:34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北京市东城区,从崇文门到东单,大约不到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聚集了三家大名鼎鼎的综合性医院——协和医院、北京医院和同仁医院。每天,前来这里就诊的患者川流不息,而协和医院附近几乎交通拥堵。

  因为北京的医院,服务对象并不仅仅局限于北京市民,而是面向全国。来自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统计数字,去年,北京市内三级医院外来就诊患者达到3036万人次,其中,23%的病人打河北来——这个数字意味着,每年河北有700万人次、甚至感冒发烧都要赶赴北京就医,但与此同时,距北京30公里的燕郊三甲医院,病床闲置率却高达70%。

  在北京成为“全国看病中心”的背后,是北京优质医疗资源的一枝独秀,是京津冀三地医疗资源布局的极不均衡。京津冀一体化,是不是可以从北京医疗资源外迁开始破题?

  中午12点半,午休时间的北京儿童医院依然熙熙攘攘。河北承德农民杨春棠拉着孩子,准备泡碗方便面吃。

  杨春棠:我们早上六点钟从家走,赶到这里。我们看的口腔科就没有号,全天都没有,刚才打电话预约,都约到11月份去了,没办法他爸只能看看急诊有没有号。

  与门庭若市的北京各大医院相比,70公里之外,河北一家县级医院却显得冷冷清清。病人去哪了?年轻医生陈斌说,去了北京:

  陈斌:全在北京呢,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条件也好了,看病呢从咱们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北京了。

  守着家门口的医院不去,却舍近求远赶到北京看病,什么原因让河北人进京求医?

  北京协和医院原副院长李学旺:从国家卫生体制上讲,有一个卫生资源配置的问题。一个问题是患者对医院的信任度问题,那么在这个当中还有呢是基层医院的医疗技术力量的问题,

  河北与北京,在医疗资源的配置上究竟有多悬殊?有一组数字也许能说明一点问题:河北保定人口有1000多万,相当于北京一半的常住人口,但全市的三甲医院却只有7家。

  蜂拥而至进京看病的结果,势必是加重加剧北京原本就已经患上的“特大城市病”。2013年末,北京市医疗卫生机构卫生人员的数量比上年增长了6.3%,但医疗服务量的增长却更为惊人:全年医疗机构诊疗数约2.2亿人次,比上年增长10.9%,医院不堪重负,反过来又加剧了北京的“看病难”。

  一边资源严重短缺,患者四处投医;一边又病满为患,承担巨大压力。北京、河北、天津,如何“联姻”,能“药”到“病”除?

  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比如说共建的方式,技术合作的方式,人员培养的方式,让河北省的一些资源能够更迅速地和北京在水平上去实现均质化。河北的朋友们不用跑到北京来,然后其他省的同志也许不用到北京来,到了河北就把事办了。国家卫生计生委也在研究,哪些就是国家级的医疗中心搁在北京,哪些要搁到外省,不一定都搁在北京,这也符合我们现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这样一个方向。

  几天前,北京市医管局再次强调,北京今后五环内不再批准建立公立医院,床位总量不再增加。今后,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公共服务,将逐步疏解。应该说,北京要疏解医疗资源,最理想的地方莫过于河北。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形成共识。最近,我们不断看到北京与河北有关医疗合作的消息。那么,北京的医院在河北如何开展医疗服务?大规模的医疗资源疏解还有哪些障碍?

  今年五月,位于河北燕郊的燕达国际医院正式加入北京市朝阳医院医疗联盟。朝阳医院派出13个科室的专家入驻。在北京上班的王女士住在燕郊,第一天就轻松挂到了朝阳医院消化内科的专家号:

  王女士:我们心情特别高兴,因为家就住在这附近,要到北京去一方面交通又远,再一个那个医院患者又多,排号一天能不能够看下来。

  北京朝阳医院,每天门诊约1万人次,而民营的河北燕达国际医院,尽管设备先进,床位闲置率却高达70%。合作让双方看到希望。

  北京医院管理局局长封国生:缓解北京市大型医疗机构的就诊和看病的压力。通过两个多月来的医疗协作,燕达医院的门诊量增加了17%,住院患者增加了28%,手术量增加了14%。

  是什么让燕达医院起死回生?除了北京朝阳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还有就是持有北京医保卡的患者,在燕达医院可以实现医保及时结算。

  北京朝阳医院执行院长陈勇:如果你是河北人,你可以在燕达医院享受河北的医保和新农合。如果你是北京人你也可以在燕达医院享受北京的医保和新农合。

  一直以来,因为京津冀的医疗价格、收费票据、医保目录都不相同,这样的问题难住了三地很多希望合作的医院。

  唐山工人医院分院医保科科长鞠光:一个最大的困难,两边的物价不对等,包括收费标准啊、定价标准全不一样,按照天津的收费,咱们市物价局肯定是不同意,按照唐山的标准,你实时传输传不了,当时给我们憋住了。

  而燕达医院将医保和新农合“并轨”操作的方法,有望为解决三地医保异地报销难题提供经验。

  应该说,京津冀医疗资源一体化发展才刚刚起步,还有诸多难题需要解决。北京市优质医疗资源集中有悠远的历史背景,改变现状,并不容易。在北京市的行政区域规划方案中,对于医疗领域的规划早有界定,没有大幅扩建或转移医疗基础设施等硬件资源的明确意愿。而目前京冀之间的医疗合作,也大都是政府直接推动的结果,市场路径尚不清晰,大规模的医疗资源疏解还没有形成。

  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蔡江南教授:行政的这些手段的话最后得到的效果都是不理想。医疗资源的话核心的问题是医生和专家。我们很多的人不愿意去河北,医生收入的补偿严重的偏低。这个不解决,在河北和哪个医院搞一个“医联体”,没有医生,这是解决不了的。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