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不再追上海了,北京开始变了,京津冀成了大变局的起点!

来源: 百家号 2020-11-02 09:20:32

百年大变局,变在何处?局在哪里?其实世界和国内都同时站在了“百年大变局”的风暴中央;秦岭淮河一线之分便是我国经济和权力的轮换点;从我国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可以发现,北方大多数时候是“权利的中枢”而南方尤其是“长三角地区”从古至今都是皇权之下的“钱袋子”;

新中国70余载,翻天覆地的惊人变化改变了每一个中国人,70多年里南北经济之争从未间断,尤其是“改革开放后”我国形成了一南一北两个经济枢纽;即北京、上海。

南北之间的两大核心,在新环境下也悄悄地发展着改变。

南北的两大面貌

其实北京和上海两座城市之间一直存在相对激烈的碰撞和“竞争”;京沪各引领了不同的面貌和环境。

在以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上海有的,北京也必须有;经济的顶端“金融”就是京沪之间的“尴尬面”;管理中枢在北京,但市场却放在了上海。

从1980年算到2020年,一开始北京的GDP仅约上海的45%,但到了2020年,京沪之间的GDP差值仅约“2800亿”;北京大有超越上海的苗头,但北京似乎要停止这场追赶运动了。

北京发展得很猛,但北方却跌得很激烈跨越千禧之年,北方经济对比南方经济似乎就开始了喋喋不休地下降,从东北蔓延到华北,直至大部分北方区域;而南方却在开放的市场下越战越猛,成为我国经济的中心,还诞生出了“珠三角”这样的新历史经济高地。

但北方呢?京津冀的蓝图虽然十分宏伟,但京津冀的“津冀”却走得步履蹒跚。环北京经济发展氛围不好,“环京津贫困带”的概念也从中诞生;

我们观察上海的周围,我们会发现;上海作为长三角的龙头绝非只是“名义”上的,而是实实在在的龙头,上海自身发展到一定阶梯时就会果断地将资源外溢,扶持周围城市,例如:昆山、太仓等城市,他们虽然不在上海的版图内,但却成了实际上的“上海卫星城”

所以上海和北京实际上是两种发展面貌,也是两种环境;所以北京开始“改变”了,北京开始学上海了,国内百年大变局的起点将是“京津冀”。

百年大计;起点剑指京津冀

北京作为我国首都,聚集了大量的资源,北京在过去不仅要承担“政治、军政服务”和国内外大型赛事,还有发展经济,北京身上的“包袱”实在是太多了,如此循环下去,北京还怎么走?

巨大的包袱为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区”埋下了伏笔,2014年高层就探讨过“雄安新区”,随后北京也开始了“搬家”;2019年北京搬到了六环外的“通州区”;

2017雄安新区正式设立,雄安一直被定位为“百年大计”;其实雄安被赋予的重任便是“带动京津冀的经济发展”

北京开始疏解“非首都功能”也就意味着传统的北京要专注于服务“首都功能”非首都功能尤其是经济方面要大规模削出北京,而雄安新区和通州等新中心将是最大的“获益者,他们将成为溢出资源的主要承载地”

从这一刻开始北京不再追赶上海了,北京的主要任务是经济、产业转移,培育环京周围区域的发展;北京的改变将直接大幅度推动“京津冀经济圈”的发展,环绕京津贫困带的格局将得到明显改善。

未来的北京

将北京分为两个板块:五环内、五环外;那么未来北京五环内是“首都功能区”;而未来五环外才是真正的北京。

北京在追赶上海的运动中停止了,但京津冀的发展将得到“飞跃”的提升;京津冀是北方最大、最强的经济圈,这里也是带动北方崛起的“引擎”;因此京津冀的一体化发展相当关键,当前北方的天空似乎都被“经济低迷”的阴霾笼罩着,此时加速推动京津冀的发展无疑是给北方注入了发展的“强心剂”;

当前我国经济新风口,新周期已经来了,东西部差异不断缩小,中西部发展驶入“快车道”一盘棋的布局下,长珠三角也被赋予了新使命;南方欣欣向荣,但北方却变得“沉沦”起来;共同富裕绝不允许北方如此下去,北方崛起的第一步在京津冀,关键也在京津冀;这便是国内的百年大变局,而这场大变局的起点在“京津冀”;

风口之下的北京变了,他开始学上海了,但这似乎并不是北京能够决定的,这种变是为了北方,这是大环境和新环境下必须做的决定。

你觉得北京会成为上海那样的辐射中心吗?

推荐